<em id="fxzinu361"><legend id="rultef429"></legend></em><th id="obzush522"></th><font id="wagjmg859"></font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rtkbsh592"><blockquote id="qutkjl224"><code id="fdderf824"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"ytozuo676"></span><span id="xzohvv057"></span><code id="uxfaqm347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"ehqsbu355"><ol id="xapfjl960"></ol><button id="bzvycx355"></button><legend id="kledce852"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"rahziq699"><dl id="kktktb393"><u id="swrvkz411"></u></dl><strong id="qtjbxz077"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妈,回家吃饺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-12-24 16:50 | 作者:菠菜捕鱼电玩心海 | 菠菜捕鱼游戏官方下载首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的晚,阴云漂浮,寒风嗖嗖。加班归来已略显疲劳,尽管窗外树叶哗哗作响,也没能影响我的睡眠,上床后瞬间便进入酣睡的境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们说睹物思人,或许是妻忙着搅拌饺子馅香味缘故,或许是记忆母亲香喷喷萝卜馅饺子的味道,勾起无限思念在心头。夜半三更,我竟然梦中出声喊了句:“妈,回来吃饺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8岁那一年,那时候没有幼儿园和学前班。记得初中午,母亲忙碌准备午饭,而我,穿着开裆裤拉风箱。母亲一边唱着样板戏《白毛女》精华段,一边将切剩的黄瓜瓤塞进我嘴里,那年代,能吃上一口黄瓜瓤,已经是特别高级的待遇了。我,嘴里嚼着黄瓜瓤,看着母亲开心的笑容,感觉是特别的幸福。转眼我该上学了,母亲带着我去村里小学报名,老师的基本要求是,只要每个孩子能数到100个数,便同意入学,然而,过于紧张的我未能如愿,母亲便拉着我到教室外,让老师隔着窗户听,总算顺利过关入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年冬天,母亲送我到马路边,给我怀里塞了个热腾腾的蒸鸡蛋,然后告诉我说:“放学早点回来,今天是冬至,中午吃饺子!”听到母亲的话别提有多高兴,同龄人或许都知道,那个年代吃一顿饺子只有过年才可以,尤其对年年都是“超支户”的农家来说,确实很难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终于挨到放学铃声响起,我一路小跑回到家,踏进门槛,哥哥妹妹早就端着碗吃饺子,妈妈看到后赶紧递给我一碗,于是我便端着饺子,蹲在自家门前的粪堆上慢慢品嚼,香,即便是没有肉也能使围上来的几个小伙伴口水直流, 那种馋样虽说过了几十年,却仍然记忆犹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电建生涯,每逢冬至节日,母亲用各种方式叫我回家吃饺子,可我每次的回答总是:“妈,工作很忙,回不来!”印象较深的就是宝鸡二电工程建设,那时候生活区院大门右侧安装了一部IC电话机,也不知母亲从何得知那部电话号码,一日晚间下班,门卫师傅亲切的喊我:“老三,你母亲给你打电话了”我赶紧购买了一张IC电话卡,由于打电话的人多要排队,等轮到我已经是夜间22点多。电话好不容易拨通,可母亲听力下降,每句话都要重复三遍,而且要提高嗓门才行,“后天是冬至,妈妈给你们准备了萝卜肉馅饺子,你们三个能回来最好!”“妈,不用了,门外就是饭馆,我们随时都能吃上饺子,再说工作很忙回不来!”简短的对话,门口闲聊的人都能听见。那次之后,我最怕的就是接通妈妈打来的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宁夏固原六盘山工程建设那一年,无论工作时或是工作间歇时间,都能接到妈妈暖心的电话,记忆最深的一次是:“宁夏很冷,多穿点衣服,小心感冒。另外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冬至快到了,妈包的饺子你也吃不上,待过年回来给你们都补上,也别惦记我和你,干好分内工作是我和你爸共同的心愿!”一个飘冬日,正在操作吊车的我,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,电话里父亲哽咽的告诉我,妈妈走了,很安静的去了另外一个世界。那天,我一路哭着转乘倒车回到家,可妈妈的遗体早已躺在殡仪馆的冷柜里。没想到,还没有等到过年妈妈却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记得,妈妈在世的时候,每逢过年爱妻总要我把父母接到家里一起过年,由于我和妹妹住的都是一楼又相隔两户,母亲总要去妹妹家坐很久。爱妻下好了饺子催我叫妈妈吃饭,而我身未到声先发出:“妈,回来吃饺子!”于是我和妹妹搀扶着妈妈又说又笑回家享受美味饺子,吃完饭后,母亲总说自己的晚年很幸福,除了给我女儿压岁钱外,执意塞给爱妻100元人民币,爱妻几番推让无果只好接过母亲给的“压岁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今,又是一个冬至日,可我再也吃不上母亲暖心的饺子,报答母恩只能在睡梦中。“妈,回来吃饺子!”梦呓中的哭喊,惊醒了爱妻,她一边替我擦眼泪一边说“妈去世已经9年了,你总能在梦中哭醒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短暂的小故事,却体现了一位电建人对母亲的思念。回想漫漫电建人生,有多少和我一样的电建人,为了电力建设事业,四处漂泊,常年忙碌,错过了与母亲相处的日子,甚至,很多人在母亲离世时却不能近身听妈妈最后的叮咛,以至于留下终身遗憾,却只能在思念心切的时候昂首望天高呼一声:“妈,回家吃饺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冬至夜于商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春暖花开:顶一下,推荐阅读~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2018-12-25 19:05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李春霆:顶一下,推荐阅读~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复2018-12-26 00:17